6080福利短片

评分:
3.0 较差

分类:欧美剧 美国 2019

主演:凯文·贝肯 阿尔迪斯·霍吉 乔纳森·塔克 马克·奥 

导演:克里斯托弗·史瑞弗 迈克尔·科斯塔 

更新:10集全/2022-01-17

剧情简介

本·阿弗莱克和马特·达蒙联手打造的黑帮罪案剧《山巅之城》找到黑帮成员,演员乔纳森·塔克(《搏击王国》《美国众神》)和凯文·邓恩(《变形金刚1》《真探》)加盟。该 详情

6080福利短片猜你喜欢

  • 9.0分 HD

    环药房自行车赛

  • 7.0分 5集全

    哈尔斯顿第一季

  • 10.0分 10集全

    导火线一枪第一季

  • 5.0分 HD

    透明人2000

  • 3.0分 更新03集

    山巅之城第二季

  • 8.0分 HD

    魔法训练营

  • 5.0分 HD

    国王理查德

  • 3.0分 更新至03集

    Y染色体第一季

绝代佳佞,求完结,万谢

我也在等,二百二十章以后的没有了,据说作者停更了,我也很郁闷,唉……



求小说400字精彩片段【最好是不要牵扯爱情;尽量是江南《龙族》《铁甲依然》、沧月】

01.[01]“所谓弃族的命运,就是要穿越荒原,再次竖起战旗,返回故乡。死不可怕,只是一场长眠。在我可以吞噬这个世界之前,与其孤独跋涉,不如安然沉睡。我们仍会醒来。”02.[02]他推开了门,炽烈的光照在他的白衣上,不是阳光,而是火光。燎天的烈焰中,城在哭号,焦黑的人形在火中奔跑,成千上万的箭从天空里坠落,巨大的牌匾燃烧着、翻转着坠落,上面是“白帝”两个字,简直是地狱。城市的正中央,立着一根高杆,孩子被挂在高杆顶上,闭着眼睛,整个城市的火焰,都在灼烧他。像是一场盛大的献祭。03.[03]他猛地坐起,在下午的阳光中睁开眼睛,呼吸急促,全身都是冷汗,外面是高架经过的噪音。他忽然觉得这声音这么悦耳,提醒他梦中的一切都是假的,他所在的,只是普普通通的人世。01.[04]何必呢?他有时候也跟自己说。像个傻囘子似的等啊等,等四个小时,说两三囘句囘话,好像是蛮不值的。可是这种事情谁算得出来值不值?02.[05]路明非默默的读着那封信,久久没有说话。古德里安教授清了清嗓子,忽然看着路明非的眼睛,用无比深情的语调和不太标准的发音说,“明非,爸爸妈妈爱你。”路明非瞪大了眼镜,傻掉了。03.[06]“明非,爸爸妈妈爱你。”路明非相信的,在纸上看到的时候他其实没没什么感觉,可是从古德里安教授的嘴里说出来,他忽然就相信了。“我爱你呀”这种话是一定要说出来的,说出来和写在纸上的感觉不一样。尤其对于一个很缺爱的蔫小孩。04.[07]路明非觉得他就是巨型机器人,而陈雯雯就是那个小女孩。有时候陈雯雯会把心里很秘密的事情跟路明非说,路明非很高兴,回复各种可爱的表情,表示他在认真听。可陈雯雯永远不明白路明非为什么这么做,也不知道路明非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挂QQ等她。有一天路明非这个巨型机器人的电路断掉了,陈雯雯不知道会不会悲伤。路明非想着想着就很难过,有种胸口里流淌着电池液,周囘身电路噼里啪啦作响的悲剧感。09.[12]“爱什么人不容易的,得在万军从中杀出一条血路!最后一条囘狗,穿越无数龙骑的炮火,在剩下最后一滴血的时候,挥出改变战局的一爪!你要是死在半路上了,也很自然的。不过不冲向炮火的狗不是好狗啊!”诺诺说。10.[13]同一条路,和某些人一起走,就长的离谱,和另外一些人走,就短得让人舍不得迈步子。11.[14]“只有我绝对没有后路可退,自囘由去追没有谁能拒绝……”他难听的哼着歌。这家伙在他后来堪称不凡的人生里一直是这样的,平时他蔫的就像一根干黄瓜,可一旦决定了要做什么,就会如一株泡了水的西芹那样精神无比。“我是一个偶尔会发疯的人呐。”这是李嘉图.M.路后来的口头禅。12.[15]人一生里总有几次觉得自己看见了天堂之门洞囘开,路明非等了十八年,在他最衰的那一刻,门开了。02.[25]他愣住了,脚下的舞步滞涩,一个踉跄几乎跌倒,靠着死死抓囘住了舵轮才稳住。曼斯的脸变得惨无人色,他猛地推门冲了出去,站在暴风雨中,盯着起伏的江面发呆。“船长?”塞尔玛和大副追了出来。“脱出位置在青铜城的正下方,他们可以脱出青铜城,但是来不及浮到水面上来。”曼斯的脸在抽囘搐,“我们算错了……他们的氧气……是不够的!”前舱里,“门”忽然不哭了,婴儿特有的大眼睛里,泪水涌了出来。04.[27]漩涡中央涌起大量气泡,不可思议的巨大黑影忽然闪现,一瞬间塞尔玛怀疑自己看到了幻觉,黑影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突破水面,直升上天。这一刻闪电撕裂天际,电光中黑影狂龙般夭矫。塞尔玛双囘腿一软坐倒在甲板上,她从无数的理论课中知道这个族类是存在于世界上的,却没有一次亲眼看见他们现身。那是神迹,是龙破水升天,这些狂风暴雨都是为了迎接这伟大的一刻。01.[36]02.[37]一模一样的衣服啊,就像那天在电影院的VIP厅里,门打开,光透进来,这个女孩走进来,天使一样。可是她现在却在笑,嘲笑你看起来那么傻。01.[39]他很想记录下这个瞬间,记录这次逃亡。很久以后他才知道所谓“绝影”只是一个传说,布加迪威龙是世界上最快的量产跑车,可它跑不过时间,也跑不过早已注定的命运。04.[42]低温舱门滑开,液氮蒸发的白汽涌囘出来扑在面罩上,13号觉得一阵阵的冷。低温舱里所见都是白色,脚下弥漫着液氮蒸汽。荧蓝色的灯闪烁着,正中央是那枚椭圆形的石英玻璃腔,里面是巨大的铜罐。一瞬间他有种错觉,觉得自己正站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上,目光不能记得远方传来低低的呼唤:“哥哥。”06.[48]“你真的觉得自己会死?”“真的啊。”路明非目光迷离。“那你还去?”“我有个小理由嘛。”路明非说,“算了算了,没意思的理由,不说了。”07.[49]“就算在最难的时候,也要摆出一副我是开迈巴囘赫来的表情啊!”诺诺露出一个很淡的笑容,射灯照着她的脸,她的脸是苍白的。“能不能不要说的像永别?”路明非说。“屁!就是为了不永别!下潜!”诺诺大声说这个世界真孤独,在水下80米,你孤独的像独自站在一个星球上,没人听的见你说话,你可以放声大喊,然而无人在意。他心底深不见底的黑暗中,一双黄金瞳缓缓张开,电光石火般的画面在他眼前闪动,哪些仿佛墨线勾勒的,凌囘乱的线条蛇一样扭摆,组成一幅幅画面——巨大的龙在临海的山巅上展开双翼,世界树生发,树顶的雄鸡高唱,海中的巨蛇翻滚,惊涛骇浪中飘来的孤舟上,女孩孤单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孤单?是谁那么孤单?那么熟悉,孤单的眼神,那么像······诺诺!就像是个园丁,很没本事,只种出了一朵花来,还是钟在火星上别人家的花圃里的,但是,你还是会守着望远镜去看那朵花的是不是?因为除了它你一无所有啊,所以对你就很珍贵,就算你和它的距离是火星到地球。01.[67]“每个人都是存在于别人的眼睛里的,”校长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有人一直关注你的。”02.[68]“确实看起来比你胜出很多,但你和他的路线不同,恺撒加图索20囘年来已经建立了他豪门贵公子的形象,而你必须另辟蹊径!我为你构思的形象可以用两个字概括,第一个字是‘强’!强大的强!”芬格尔说。“听起来不错,那第二个字呢?”路明非难得给人赞一个“强”字。“‘土’!土得掉渣的土。你的定位就是……土强土强的!”“我去买瓶啤酒……”路明非转身。“那帮我也买一瓶。”芬格尔说。“一瓶就够了,”路明非说,“倒空之后把瓶子往你脑门上‘咣’地一砸!”03.[69]答应了罩一个人,原来会这么认真的。说过那么多白烂话扯淡话和笑话之后,在他都快搞不清字迹说的哪句话是认真的时候,居然发现有人会这么认真的。04.[70]“路明非,”他轻声对自己说,“什么权与力……只要不碰就可以了,那样就能一直一直……一直这样,和喜欢的人住隔壁……不是很好么?”“哈哈。”隐隐的、只有路明非能听见的声音响起在背后遥远的地方,那是带着孩子气的笑声,说不清是善意还是嘲讽。所谓同伴,就是你看着他当下,来不及救援,也来不及悲伤,可你会代替他笔直地站在战场上。“我告诉过你没有?”路山彦嘶哑地说,“其实是人类的力量,根本不在那里,是勇气,勇气你懂么?”路山彦把他扔在地上,痛得咝咝着抽着冷气,却还在微笑,“勇气的意思是,不怕死,也不怕失去,我们有说坚持,我们不下跪,我们不会是龙类的奴囘隶……这样,我们才有未来。要记住山彦的话啊,其实不只用龙类才有力量,”校长微笑,“人类,从来不是弱小的种族!”所谓同伴,就是踩在他的尸体上,做完他想做的事啊!”那些年份、时间、人名会如刀刻在你的脑海里,你无法忘记他们,历史回头描述一个人一件事的时候,往往只有聊聊的几十字。当时能留下几十个字的人,付出的代价...往往是生命,而在他们的生命如同烟花那样灿烂地燃烧,往往无人能见。“你不懂那种感觉,十几年了,谁也不觉得你有多重要,谁也不关心你今天干了什么,渐渐地你自己都觉得自己蛮多余的,你是死是活除了自己会觉得痛其他没什么意义,你每天花很多时间发呆,因为你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别人都说你不重视自己,自己没有存在感。可你就是没有存在感,哪来的存在感?那些人除了点评你说你没有存在感以外,根本没关心过你在想什么,你自己想的事情只有说给自己听,哪来的存在感?”路明非的声音渐渐高了起来。 路鸣泽默默地看着他。“有一天你感觉被人踩在脑袋上,可你太没存在感了,你连站都懒得站起来,你只想蹲在那里不动。可是这时候门打开光照进来,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穿着十厘米高跟鞋,穿着短裙,开着法拉利,把你从放映厅里捞出来,让你在每个人面前都很拽很拽......”路明非坐了起来,握拳,“那种感觉......很拽......你明白么?很拽!我从没那么拽过!” “她只是可怜你吧?可怜一个没用的师弟,因为她自己以前也有过自己很可怜的感觉。”路鸣泽不以为然,“她讨厌那种可怜的感觉,她帮你,绝代表她喜欢你。”“可我就是这么一个东西,这么被她捞出来了,费了这么大力气捞出来的总不能是个废物吧?”路明非狠狠地啐了一口,“我已经当废物太久了!凡我做的事,做错的都是我笨,做好的都是因为我走狗屎运,凡我在乎的人,要么是不理我,要么是把我当猴耍,倒是有个二百五弟弟跟你一个名字,非常理解我,对我说夕阳你是个好女孩!这是他囘妈囘的什么人生?”原来这两千年里,无论沉睡或者醒来,你只是想来找我,可你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忘了你的样子。等我记起了你的样子,你已经死了。 《Daily Growing》 The trees they geow high,the leАVes they do Grow green, Many is the time my love l ve seen, Many an hour l hАVe watched him all alone, He s young but he s daily growing. Father,drar father,you ve done me great wrong, You hАVe married me to a boy who is too toung, l am ТWice ТWelve and he is but fourteen, He s young but he s dily growing.他猛地站住回头,发觉男人根本没有跟他一起往回跑,男人在奔跑……奔向奥丁! 时间再次变慢,但是男人没有变慢……奥丁也没有!奥丁击出了Gungnie,一瞬之间无数次刺击,这支神话里永远命中的长枪,它的每一记突刺都带着暗金色的微光,弧形的光线围绕着男人,向着他的不同要害,仿佛密集的流星雨。 男人在流星雨中闪避,挥着刀旋转,高跳起来劈斩,向着奥丁,那个神的头颅。 他坠落下去,因为被他闪过的“流星”仿佛萤火虫回旋飞行,从后背击中了他,鲜血四溅。 时间再次恢复正常。 “子航!子航!开车走……开车……走!”男人嘶哑地吼叫着,浑身蒸腾起浓郁的、血红色的雾气。 楚子航呆呆地站着,感觉到那些“流星”都刺在自己身体里的……剧痛! “要听话!”男人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楚子航,“报仇什么的……都靠儿子了!”楚子航脑海里空荡荡的,驾车飞奔在高架路上,车内音响不知何时又开了,女儿和父亲对唱: 女儿,亲爱的女儿,我给你的安排并没有错, 我把你嫁给豪门的儿子, 一旦我老去,他将是你依靠的男人, 他还小,但他在长大。 对的……是这首歌……没错! 他忽然听懂了。 男人放这首歌给他听,放得没错。他就是那个女儿,男人把他加入了豪门,男人希望他能过得好,希望将来他有所依靠。在真实的世界里男人是个没什么本事的男人,他一辈子只是个司机,一个偷空接儿子放学的小卒,他能做到的仅限于此。许多次他开着这辆迈巴囘赫等候在校门外,可是看见那辆奔驰S500开进来的时候就缩缩头离开,他相信自己已经看到了“女儿”的依靠。他可以手持长刀扮演拉风的角色,但是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知道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所以他远远地逃离了。 “你将来就明白了。” 现在楚子航已经明白了,男人呢……男人死了。 太晚了。 楚子航猛踩刹车。车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车停在雨幕中,横在空荡荡的高架路上, 楚子航打开车顶天窗,靠在座椅靠背上,仰头看着天空。仿佛全世界的雨都从那个天窗里灌了进来,坚硬的冰冷的雨,抽在他脸上……抽打在他的脸上。他感觉不到冷夜感觉不到痛,耳边穿囘插回放着男人的声音和那首歌。 “杀了你啊!”他趴在方向盘上,用尽全力吼叫。好几年过去了,每天晚上睡着之前楚子航都会回想一次,回想全部经过,每个细节,直到确认自己没有忘记什么。 他从《脑科学导论》那门课上直到人的记忆是靠不住的,就像一块容易被消磁的破硬盘。时间过去,渐渐地他会零星忘记点什么,然后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于是那个雨夜的画面就像是发黄、开裂、剥落的老照片,连同那个男人的脸,一起模糊。 可他不愿忘记,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还记着那个男人了。 如果他也忘记,那个男人就像不曾存在过。是啊是啊,他也是很想跟哪个红头发的女孩说他很喜欢她,总是想着她,觉得能为她做一切。如果那个小女巫真的在乎,他也可以去轰爆她婚车的车轴啊,就想是个骑者骏马来抢亲的强盗那样威风凛冽,可是诺诺真的在乎他在想什么么?只是施舍一些爱心给衰仔学弟而已吧?然后她还是会按照既定计划和所有人期待的那样嫁给光辉万丈的男朋友。这样他囘妈囘的你怎么轰爆她的车轴啊?轰爆了,她还是会换上新的车轴去赴她盛大的婚礼不是么?于是你只能牵着马跟个煞囘笔一样站在雨中看她的背影汝必以痛,偿还僭越!汝必以眼,偿还狂妄!汝必以血,偿还背叛!凡王之血必以剑终!他没有坠落,他被狂风托住了。巨大的骨翼张开于背后,他以翼和身组成巨大的十字,立于虚空和黑暗之中,金色瞳孔中闪烁着愤怒、仇恨和君王之罚的冷酷。他伸手向着下方的巨龙,说出了最终审判的圣言: “我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雷娜塔 叶夫根尼 契切林,你愿意和我一起逃亡么?这一路上我们将不彼此抛弃,不彼此出卖,直到死亡的尽头。”《龙族3——黑月之潮》可这句话里藏着那么多那么多的寂寞,寂寞庞大得就像外面永恒冻土带上的冰川,在年复一年的雪风中永不融化,越来越高峻,越来越锋利......但是总有一天,当寂寞的重量超过了极限,它就会崩塌。雪崩的狂潮会把整个世界......都吞噬。《龙族3——黑月之潮》.每个人年少的时候,心中都有一个孤独的路明非,或者是楚子航. .什么是死? 是终点,是永诀,是不可挽回,是再也握不到的手,感觉不到的温度,再也说不出口的“对不起”. .你已经手握刀剑,那么就准备战斗. 在你的衣领上烫上黄金的徽记,用黑色的巨大透支额度武装好自己,以路专员的身份命令那些魁伟的男人,乘坐奢华的轿车去和你当年暗恋对象吃最昂贵的晚餐. 你需要付出的......只是心底里那点小小的温软,从此坚硬如铁. .“小哥很帅哦......听见掌了声吗?他们这是在为你鼓掌,也许有一天......全世界都会为你鼓掌” .可是忽然间就那么的不甘心啊!我们的火......要把世界......都点燃? 善必胜恶,如光所到地方,黑暗无处遁形. .“你错了,”昂热深沉地说,“是复仇男神.” “别把我的智商拉到和跟你一样低的地步!神经病总是把别人搞成神经病然后战胜他,因为在神经病的领域他们经验丰富.” .“真正爱你囘的囘人,只有魔鬼!只有我这个魔鬼啊!嗨!哥哥!为什么不拥抱我?为什么不拥抱这个世界上唯一需要你囘的囘人?” “你们根本不了解龙类,龙和人一样,最开始只是降临在这个世界的孩子.” 他艰难地爬起来,一头扎向隧道深处,像只健勇的豪猪..肯德基先生敲敲自己胸口,“而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有这么一个死小孩,在这里藏着.”镜系列“如果星辰都坠落了,”此起彼伏的万岁声中,孩童的眼睛注视着帝王,轻轻反问,“这片土地上还有什么呢?” 还有你和我,”然而那样深远的问话,换来的却是如此凌然的回答,“与日月同在。” Ⅱ “天佑空桑!”她站在城头上,将真岚皇太子的头颅高高举起,对所有人大呼。 “天佑空桑!”忽然间,那个头颅微笑着,开口回应。问天何寿,问地何极,人生几何,生何欢,老何惧,死何苦,情为何物,人生何苦,苍生何辜...《击铗九问》能驭万物而不能驭一心;能降六囘合却不能护一人不甘心吗? 没有什么不甘心的.你不曾活过,并不知道活着并不象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当神已无能为力,那便是魔渡众生岁逢破军出,帝都血流红上天创造出人,就是要让你看看,这个世界究竟可以残忍到什么程度 只要是阳光照射囘到的地方都体有阴影的海天龙战血玄黄,披歌长发揽大荒我生不为逐鹿来,千年沧桑大梦还“纵然是七海连天,也会干涸枯竭。 “纵然是云荒万里,也会分崩离析。 “这世间的种种生死离合来了又去 “——有如潮汐。一切开始与结束之后,生与死重叠,终点与起点重叠.一切终归湮灭,如镜像倒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背叛就背叛的彻底吧时间以百年计地流淌过去,有些东西终将沉淀下去,成为过去。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隔了百年的光阴,万里的迢递,浮世肮脏,人心险诈,割裂了生与死,到哪里再去寻找那一袭纯白如羽的华衣和那张如莲花般的素颜? 我们不是一路人,但毕竟相逢过神可以宽恕,因为他拥有人所没有的东西,时间和永恒可笑的是,我竟从一个仁者身上学习杀戮,却从一个杀戮者身上学习做人.通向颠峰的路本来就是寂寞的,如今没有一个人可以再让你滞留了洪流滚滚而来,将所有人夹裹而去。历史大潮呼啸灭顶,个人的爱憎情仇在此刻都已经显得渺小,每个人都置身其间,顺流而下,去往不知名的彼端。天地如此辽远,时空如此寂寞,我又怎会再留下你一个人?一个人如果还知道流泪,还知道痛苦,就一定有他想要守护的东西""我想守护的是我的族人,和你们空桑人无关---我想要的,也是手指再也抓不住的东西帝王之道即为孤寂之道,当一切归为平静,剩下的只有山河永寂

友情链接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123456@test.cn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22 Fsx港剧网 icp123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